第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2-20 18:04更新

  陆山第一次见到五嗲,是在一个春雨绵绵的上午。

  他跟着姑姑回老家龙岭桃江村,姑姑为了老宅子的分配匆忙从省城回来,把他也带上。

  说起来,陆山也算是桃江村人,他爹生在此地,他爷爷奶奶也是这里人,他自然就是了。

  只不过,他还从没到过老家,他对这里有着复杂的感情。从小到大,这里的亲人总是如一团云雾飘在梦里,若即若离,又驱散不开。

  有点特别的是,陆山从小是被姑姑带大的,不是亲娘,也胜似亲娘。这次是因为他就读的学校离桃江村只有几十公里,姑姑又说了好几回,他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了。

  正是阳春三月,山茶花开在崖畔上,通红的映山红在漫山遍野的草叶间闪。

  村子在一道山梁隘口边,两边是连绵起伏的龙岭群山,高耸入云,其间一条清亮幽静的小河蜿蜒而过。

  看到这般景致,陆山眉眼间那抹愁绪才稍稍淡了。

  二十多年过去,他已经长得高大帅气,全然没有山里人的模样。他黑亮的眼珠透出一层光洁纯净,又带有一丝忧郁;高高的鼻梁下是厚薄适中的嘴唇,抿着一抹文静与固执;短而有型的头发,配一身整洁又略带简朴的卫衣牛仔裤,显出他是一个并不宽裕的学生。

  刚走到村口,前面羊肠般的小道上,一个老倌子正牵着一头老黄牛,在道上走着。

  他肩上扛着锄头,穿件布褂子,下头两条裤腿卷起来,脚上是双沾了泥的浅绿色解放鞋。

  清幽碧绿的山野,云雾如玉带飘浮在山腰,再配上这个老人和一头牛,很有点诗情画意。

  陆山定睛看去,只是看不到老人面目,只能听到他哼叽的唱着小曲,自得其乐的走在弯弯小道上。

  迷蒙飘飞的雨气中,这老倌子像在画中洒脱而行,自娱自乐,透出一份爽朗和野趣。

  走不多远就到了村口,那儿有株高大如伞的老槐树,树下有一群细伢子正在那玩耍。看见这老倌子,就都围上来,将他挤在当中。

  远远地,陆山只能听到老倌子粗犷带点沙哑的嗓音,像掠过老藤枝曼吹过来的风,低沉又富有穿透力。

  这老人是什么人,怎么这样受小孩们欢迎?他们看见他,就跟见到自己嗲嗲似的亲热,奇怪的是,他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多孙子孙女吧。

  陆山有些好奇,而姑姑也在朝这老倌子瞅,一边自语道:“怎么看着像五嗲?”

  “姑姑,五嗲是谁?是我大伯吗?”

  “不是,他怎么会是,他不配!”姑姑带着一点脾气,很不屑的样子。

  陆山只知道,他大伯和叔叔都住这村里,还有一些亲戚,只是他都没见过,不认识。

  虽然不懂姑姑为什么生气,但他生性内向,也不再多问。

  走近了些,这时才看清这老人的背影,是一个不高、鼓鼓墩墩的身材。他短粗的脖子下,有着宽厚平整的脊背,看上去约摸六十左右,茂密的头发像一片白白的瓦片,紧紧贴着头皮。

  只见他微微弯下腰,解开半截衣服,从兜里掏出花花绿绿的糖果,和蔼地分发给那些伢子们。

  从他露出的手臂看去,是古铜色的皮肤,跟一般山里人那黝黑有些不同,透出一层健康质朴的光亮。

  随着他分发糖果的动作,手臂张开,上下挥动,从他那件布褂子下,也能感觉到他饱满结实的胸背,浑圆厚厚的腰身。

  这时,陆山还意外地发现,从他解开衣扣的半截腰部位,能窥探到他鼓起的圆圆肚子,如一座小山,从胸脯连下来,像连绵的山,又像一块肥沃的土地,带有诱人的圆润感。

  他明显是地道的山里人,从他卷得老高的裤腿可以看出来,他脚上穿的解放鞋还沾了些泥土,也许是刚从地里做完活。可又跟山里人不同的是,他不像别人把裤腿随便卷起,有人是一边卷得高,一边卷得低,不修边幅的样子。他不是,他两只裤脚边都卷得一般高,还卷得很整齐,是仔细卷过才会这样。

  很快,他就把糖果发完,拍拍手,笑呵呵摸下伢子们脑壳,露出非常慈祥宽和的笑容。摸着他们小脸蛋,顺手还帮他们把流到嘴边的口水擦一擦,这才心满意足地拿上放在一边的斗笠,牵上黄牛大步走开。

  他走得很快,往旁边的山上走去。

  陆山看到这一幕,还没回过神来,就听旁边姑姑鼻子轻轻哼了声,是认出了这个老人。

  “真的是五嗲!他还活得这么健忘,真是……唉!”姑姑一副难以言说的表情。

  “这五嗲怎么了?”陆山忍不住问道。

  “他呀,他做的事可以讲一箩筐,到时你就晓得了。”

  “哦……”

  小道上有点滑,陆山怕姑姑摔了,扶着她。一边往村里走,一边抬头往山上看。

  就在离了几十米的山梁上,这个叫五嗲的老倌子正戴只斗笠,脚踩在泛起春泥的田里插秧。他已经脱去了那件褂子,里面是件老式的贴身兜衣,不长,腰上系着一个秧苗筒,挂在裤腰上。

  在他一起一落之间,那宽松的裤子也跟着晃荡,很明显,他那中间垂吊的鼓囊物也呈现出饱满充实的轮廓。

  从山梁下经过的陆山,眼光一时像被什么粘住,竟然不舍得离开一下。

  不觉间,姑姑已经走到前面,他不经意地放慢脚步,飞快地朝梁上瞄,又怕被姑姑回头发现。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自己会被这样一个老人吸引呢?这桃江村他是不想来的,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是自己老家,又有什么意思呢。

  心情复杂的他,此时却顾不了这些,沉闷郁积的思绪,像从一个囚笼飞了出来,随着这五嗲的一举一动而牵引,渐而迷离。

  天空下起细细的毛毛雨,飘飞在山岭田地上。在那绿茵茵的草坡前,五嗲摔起一捆捆秧苗,将它们扔到前面的水田。他扬起手臂时,整个腰身都随之动弹,散发出一种爽快的劲道。

  “山子,发什么呆,快走!”姑姑回头不满地叫了声。

  “哦,来了。”

  陆山撒开腿,朝前走。那大黄牛拴在道边树杆上,他经过时,顺手在黄牛背上拍了下。

  大黄牛发出哞的长长叫声,像是在欢迎陆山,跟他打招呼哩。

  陆山不由笑了,一边笑着,他再次回过头,见五嗲站在高高山梁上,听到牛叫,正朝下张望。

  隔得远了,他看不清他模样,只是依稀看到那山田间一个赤脚挺立的身影,这如同一幅山水画——四周是苍松林海,满目的葱绿,在这中间,是一个苍劲白发老人。

  陆山没想到,这画面会在以后衍生出一段萦绕魂魄的感情,令他终生难忘……作者福未央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宝山【兄弟篇】》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