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连网
书评回复

  • 2020-12-30 03:17:28 | 1# 维北有斗: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读到最后的时候莫名想到这么一句。
    很多作品都会选择让人物在经历漫长的旅途后,回到最开始的地方,让人物去和曾经的自己和解。忽如远行客,最终也会回到家乡。
    人这一生,是需要花很长时间去追逐,去寻找,去弄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最后去求一个归宿。
    归宿的“归”字最好,因为无论是求之于己,或是假于外求,都要问自己一句:所归何处?
    譬如明达,他放下了曾经“自以为是的爱情”,也将吕图的感情认作成了“亲情”,他明白感情不是人生的全部,江头潮已平,曾经的滔滔心绪到底归于平静。
    余声也是如此,盛夏的喧嚣过后,他明白了自己只是这个城市里的孤客,于是选择回乡,选择逃避,选择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内心的答案是没有对错可言的,妙也就妙在,这个答案没有对错可言,或许仅一束光,只一句话,忽一声鸡鸣,随一宵梦醒,骤然发现别有天地。
    愿所有的人生远行客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好的文字总是能让人产生想法和思考的,印象最深刻的是明达问余声,如果同性婚姻有一天真的合法化,还会选择结婚吗?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也从没有想过,作者没有给出答案,而是让余声解构了婚姻的意义从而来坚定了内心的爱情。
    我也想说说看法。
    其实这个问题跟是不是TZ没有关系。在婚姻面前,心怀爱情而不失理智的人或多或少都会面临这个抉择。
    如果是我的话,那我会选择结的。理由只说一点,作者说婚姻法的真正力量只会在婚姻面临消亡的时候才会体现出来。
    婚姻不保护爱情,甚至会增加成本,来限制两个人的分开,这不正是婚姻的作用吗?毕竟相比起婚姻,我对爱情更感悲观,曾经因为爱情而在一起的两个人,如果有一天爱情没有了,此刻尚自海誓山盟的两人是不是也希望有一个理由支撑着彼此继续走下去呢?而如果一开始就考虑了退路的话,那也大可不必结婚。
    至于TZ的问题在于,这个群体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书中还不乏其他这样引发思考和共鸣的文字,不再赘述。
    另外说说遗憾的地方吧。这本书开头的发展略显沉寂,甚至男主也是全文过半才开始着笔,而结局也仓促了些,余声最后心境的改变显得有些突兀,作者虽然有意安排了长达四章和明达的互动来借此消解余声的心结,但是恕我直言,明达是过尽千帆后的释然与放下,而余声更像是认清本心后的坚定与拿起,所以在我看来明达的感悟对余声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指导意义,这也导致最后用梦境来点醒的桥段没有那种互相呼应,暮鼓晨钟之感。
    另外,我拜读过作者上一本书,也看简介里提过作者是将本书重新拾起。我想如果是以作者当年的心境,或许每个人的归宿不应该是如此的。
    因此我大胆猜想,这个结局是不是因为作者写到中途的时候临时改变了想法。
    从文学意义的角度来说,毁灭一样东西比留住其实更能够让人记得。如果换作者上本书的思路来写,应该是米灿最后失去老罗,因为失去一样东西带来的怀念与忏悔,远比说教来得透彻和沉痛。
    而如果换以前的我来写的话,我也可能会让余声最终还是告别了过去的自己,从此与朱峰旭山水不相逢,就让那段回忆永远停留在那个夏天,如同朝露昙花,转瞬即逝而后久久想念。
    除了书友们的盼望,或许作者自己的心境也改变了吧。我或多或少也有些体会。
    与其在文字里一再复述这些人世间并不少见的悲苦,还不如留一个人们愿意相信的结局。
    人生三境中,最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余生也晚,余生也长,但岁月终将教会人们宽容。

  • 2020-12-30 11:02:47 | 2# 张知鱼:

    亲亲的文采非常好呢,自愧不如。
    亲亲分析很透彻,猜测也很准,我一开始的确把余声当成了工具,没打算给他太多笔墨,只打算用他的眼睛去看其他人的故事。后来觉得这样写太可怜了,就像是史官,笔下记录的是风起云涌的峥嵘岁月,可自己却从未参与过。我也曾想过,就算余声遇到了朱峰旭,还是不让他俩产生什么结果吧,毕竟美梦和现实总是相悖的。后来一想,还是留个开放一点的结局,他俩最后会怎么样,就让读者自己决定。
    结局有点匆忙,感谢亲亲的批评。
    选择这样结束的原因是,我觉得所有人的感情线都已经走到了拐点,我不擅长写没完没了的故事,在拐点结束,给读者一些自由延伸的空间,也挺好的。
    最后还是非常感谢亲亲的支持。比心,咯咯哒!